Fashion: 《Interview》停刊與文化潮流的迷思

上月時裝/生活雜誌《Interview》(1969 – 2018)宣布破產及停刊,由Pop Art 重要先驅Andy Warhol 創立的雜誌正式走完了五十年的光輝歲月。一直被時裝界、傳媒稱為”The Crystal Ball of Pop” 的《Interview》,最初是由Andy Warhol 及英國記者John Wilcock 二人一手創辦,以藝術為主及本著去深入了解朋友的心態去營運雜誌,之所以名為《Interview》是因為每一期找來不同藝術家、明星或名人進行不修飾、最真情流露的訪談。 就以第一期的封面來說,絕對是前衛大膽!由四位當代藝術家專訪為主,封面為其中三位裸露的身體,簡單直接透視四位的心理。雖然單對單的訪談模式不算是什麼新鮮事,而對於定位為品味文化雜誌的《Interview》,Andy Warhol 加入了Q&A 模式是對於當年一般文學雜誌是開創了一種新潮流。而訪談內容更加是一些「家常便飯」的事情,例如是早餐吃了什麼?上次度假去哪?幾點去做YOGA 等等⋯⋯ 這正正是為何《Interview》被喻為當代潮流藝術經典的原因,藝術結合潮流文化,在60年代末掀起了窺探明星名媛私密生活的热潮。在Andy Warhol 时期的《Interview》亦作出重要尝试,量邀请衣品不错的纽约上东区家庭主妇、或者富商的女朋友们出镜,登上Interview的封面。 對於Andy Warhol 來說所有人都能上Interview,正正是付合他的名言:不久將來,每個人都可以在世上擁有十五分鐘的名氣。 ”In the future, everyone will be world-famous for 15 minutes” – Andy Warhol 《Interview》的雜誌定位就跟Andy Warhol 本人一樣,雖然普遍人都認為他是一位藝術家。但同時間,有很多專注研究藝術的人認為他只不過是帶動文化的人,並不是一位真正搞藝術的人。同樣地,這一本以文化生活高品味定位的雜誌,卻大肆報導裸露性感、明星日常等等「 踩界」話題,不禁令人會重新質疑雜誌的藝術性。 早期的封面都由藝術家Richard Bernstein 繪畫封面人物,更加深化了《Interview》在POP ART 的形象及藝術性。在他畫筆下的名人多不勝數包括Steve Wonder, Mick Jagger, Diane Lane, Aretha…

Read More

Fashion: Christian Dior Cruise 2019

Christian Dior 一直所提倡的是新女性主義,隨著年月過去直到今天Maria Grazia Chiuri 所提倡是獨立個性剛柔並濟的女性主義。來到2019 早春系列以墨西哥女騎士、亞馬遜女戰士和小說《精靈之屋(The House of the Spirits)》為靈感。一直以來馬術、女騎士都以男性為主,以女騎士的出現顛覆了傳統,Maria 以此為主題帶出男女平等、幗國不讓鬚眉的意念。 / 秀場焦點 先要說秀場選址,DIOR 選擇在巴黎近郊名為Chantilly 的城堡舉行。這地方曾是貴族舉辦高級馬術比賽的皇家馬廄,亦是全歐洲最大的馬廄,現已改建為馬匹博物館。DIOR 特意搭建出類似競技場的秀場,模特在墨西哥騎士騎著白馬開場後出場,女性堅毅的形象在此刻烘托得更高。不得不點提的是,在開秀前不久忽然下起大雨,模特兒在雨中出場把這季主題更顯清晰,亦忽然變得有點浪漫。 / 設計元素 點提的當然是經典馬術騎士造型,騎士長橡膠靴、馬術配戴帽子、修身馬褲。此外,Maria 亦借鑒了智利作家Isabel Allende 的小說《精靈之屋(The House of the Spirits)》去刻畫獨立女性形象,異國風情國案、繁復刺繡、蕾絲大蓬裙、套裝西裝、帥氣粗腰帶、墨西哥風刺繡草編帽,還有經典DIOR Saddle Bag 都穿插在整個系列中。女性主義設計中帶一點剛強的騎士原素,也不失一點異國風情,同時仍然看到經典DIOR NEW LOOK 的現代演繹。 / 全新美妝 這季早春系列另一重點就是全新系列美妝產品,如果您是美妝達人的話,大概您會發現DIOR 在Instagram 上發報了全新DIOR BACKSTAGE 系列照片。在形象總監Peter Philips 為DIOR 女性打造出完美自然剛強感裸妝。這一次DIOR 真的瘋了,感覺就是史無前例地一次過推出這麼龐大的美妝系列想要征服所有女性的心。從粉底液、眼影、光影、修容、眉妝到唇妝都一一照顧,不得不提的是DIOR 美妝系列真真正正地照顧到全球女性。比較熟悉DIOR 美妝的都知道她們比較傾向白人跟亞洲人膚色,這一次DIOR 一口氣推出40種粉底顏色,由白人到黑人終於都能選擇她們合適的粉底。對我來道是一個梃革命性的舉動,亦是一個被好多人忽略的課題。大部分奢侈品牌美妝品粉底顏色選擇都很少亦偏向白,DIOR 這一次舉動正正切合品牌提倡的女性主義,從白人到亞洲人甚至黑人都值得創造出自己的美! / 秀場名人 Dior 一如以往地雲集許多時尚人士,有演員Natalia Dyer,超模Arizona Muse,Alexa…

Read More

Fashion: 向八九十年代大師致敬 – 時尚隱形人Martin Margiela

時裝界有一個名字叫Martin Margiela,對於喜愛時裝的人,這個名字一說出口自然會有一份不能解釋而強烈的震撼。對於時裝界來說,他是繼川久保玲之後把解構主義時裝發揚光大的其中表表者。 對於這個品牌,或者大部分人的印象是誇張?是奇怪?還是一缺白布背後四條杠的品牌商標?還是當年轟動一時與H&M 的合作?對我來說,他的設計是藝術多於時裝。從川久保玲和山本耀司這股新浪潮以後,時裝不x再只局限於漂亮華麗或是一門生意,而已多了一分實驗感及藝術性。 當年傳聞有說Martin Margiela 品牌上的伯樂Jenny Meirens 從頭到腳穿上了一身Margiela 的設計跑去東京見川久保玲打算為她在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開設第一家Comme Des Garçons 專賣店。那時Jenny Meirens 就問川久保玲對她這一身裝扮有何意見,川久保玲淡然地說挺喜歡她穿著的鞋子更跟她訂了一雙。對於當年還藉藉無名的Margiela 來說,一位當代時裝界大師訂了一雙自己的鞋子是一件十分了不起的事情。更有人說,如果沒有川久保玲開創了解構主義時裝設計之路便不會有Margiela。在我眼裡看,他們倆是早已齊名的大師級人馬! 早年的Margiela 在Jean-Paul Gaultier 擔任助理,那時的他早已是有著十分出色的表現。之後在1988年創立自家品牌,同年開始亦在HERMES 擔任了六年首席設計。 回憶於1989年第一場巴黎的個人秀:「Margiela的第一场秀非常的棒,我无法用言语表达,非常狂野,带着强烈的地下文化,第一件衣服出来我就惊艳不已,我身旁的Marina Yee(安特卫普六君子之一),她开始流泪,因为她从台上衣服的轮廓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我握住她的手,在第三、四套服装过后,我开始明白为什么她会哭。在当下所发生的,完全不同,一切是那么的强烈,极致,当我们走出来时,我们想要立刻就下单。」 1998年Margiela 將他的時裝秀回歸於本身,就是每一位在他工作室工作的伙伴。一場沒有模特兒的秀,只有一班工作室伙伴拿著一件件衣服展現到場內所有人眼裡面。我想沒有人比他更明白衣服本身是穿在人身上之外是一件一件工作室伙伴的心血,沒有比他們帶到秀場更直接。 「對我們來說,讓人能找到與那些穿衣規範或是流行標準全然相反的穿衣之道是很重要的。」 相比起時尚流行,Maison Martin Margiela 更講求是衣服的本質及概念性。避免成為產業變化無常的受害者,其中最可靠的方法可能是時裝本身概念性,比起奢華、時尚,行動比思考更重要、想法比過程更重要。要說品牌海量地造出受人追捧的單品,不如將品牌的精神、概念傳到人們的腦中,把品牌打造出自己的個性遠勝流行性。 「現在設計師已忘了衣服的本質,他們只對形象有興趣,卻忘了時裝為何物」 「時裝已死」並非危言聳聽,服裝之所以經典是因為有啟發世人的作用。Margiela的傳奇,每季的故事,從墊肩、比例、輪廓,從頭到腳、從裡到外,衍伸出Oversized、折紙期、娃娃期、平面期、沙發期……等等。 雖然Martin Margiela 本人早早在2009年已離開品牌,更有一斷時間靠工作室的人去維持品牌設計。直至2014年John Galliano 入主品牌,大老闆Renzo Rosso 表示:「事實上,Martin是說服我僱用John的人之一,Martin欣賞John,他曾是Martin的偶像之一。你終究必須給人改過自新的機會,孰能無過呢?我認為Maison Margiela對John來說是完美的夥伴和重新開始的地方。」

Read More

SS18 My Top Menswear Shows!

I can smell the spring favour in the air. Although it’s still a bit cold in Hong Kong, the weather is keep changing every day. It’s time to ready for your new spring summer clothes. To be honest, I hate the weather of Spring, it’s making you feeling annoying… It may be so hot at…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