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n CELINE is not CÉLINE anymore…

我心表明白品牌換掉創作總監這回事就似是情侶分手一樣,不再是Phoebe Philo的CÉLINE、不再是Nicolas Ghesquiere的BALENCIAGA、不再是Raf Simons的JIL SANDER、不再是Hannah MacGibbon的CHLOÉ⋯⋯ 我人生已經經歷過好多次的分手了,道理就是煙火雖美終歸灰燼。 近年品牌年輕化改革不斷,前者由CALVIN KLEIN、BALENCIAGA、BURBERRY都續一換LOGO,Hedi Slimane上任後CÉLINE也不例外去除E上的閉音符,回歸60年代LOGO再加以改造。繼而再將官網、品牌instagram 來一個大洗牌將Phoebe過去十年的豐功偉業完全抹走!以往去明星化的CÉLINE,Hedi Slimane竟找來Lady Gaga為他的CELINE作第一波宣傳攻勢,此舉完全引起Phoebe粉的公憤大叫:還我Phoebe!還我那個É! 老實說對於Hedi Slimane此舉,小編一點驚喜都沒有反正他已有前科。早在2001年上任Dior男裝創意總監一職,他便把Christian Dior Monsieur改為Dior Homme。最令人深刻的一定是他在2012年上任Yves Saint Laurent把品牌名改成為Saint Laurent Paris,當時引來極多人批評,被指不尊重品牌的根基,而且設計過分充滿他的個人搖滾風格,令品牌失去了應有的優雅。但日子有功,確實地他令品牌起死回生,當時業績都翻了三倍!直到現在Saint Laurent好像都洗不去他的影子,依然看到Hedi為品牌注入的DNA。 對小編來說這是手掌、手背也是肉,Phoebe、Hedi我同樣都愛。 Phoebe創造的CÉLINE是簡約主義下的高端美感及以女性出發的設計,亦推出多個經典包包絕對是不死的款式!由最經典的Classic Box、微笑包Luggage、三層Trio包到近年的Clasp及Frame,以極簡同時帶有優雅感的包包俘虜女士們的心。貴為「簡約女王」的Pheobe,她眼中的女性需要宗於自己不為取男士而穿著。她曾說:「我很期待變得老,對年長的女性充滿著好奇,我不知道是否人們真會隨著歲數變得更有智慧,但我尊敬他們,這點我覺得蠻重要的,我尊重生命,尤其是歷盡滄桑過的人,我發現這點非常俱有啓發性,它會給你希望和人生方向。」在她手中的CÉLINE女性是高冷、知性及有歷練的。 Hedi Slimane設計上的出發點就大大不同,本身對於搖滾音樂、次文化(Sub-cutlure)有極濃厚興趣的他從Saint Laurent時期更是明顯反映出來,再承傳他對於超窄身剪裁的執著與Phoebe的寬鬆美學大大不同。Hedi喜歡從更廣義範圍思考,不單只是服裝,更多是一個情景及畫面去幻想穿上他的設計那位女士是一個什麼人、家是怎樣的房子、喜歡那一家餐廳或是夜店熱舞,簡易的稱呼為Lifestyle。 雖然他們各有不同對設計看法發靈感來源,但無可否認的是他們心中都是以女性為主。可以說是Love or Hate,要麼超喜歡、要麼不太留意。 或者CELINE會變成窄身搖滾風,同時變得更商業化,但無疑地小編都不會忽視Hedi的能力,從Dior Homme、Saint Laurent以來他為品牌帶來起死回生的新生命!你可以說Hedi 要毀掉Phoebe過去為CÉLINE十年定立的形象,但時裝就是有十萬個配搭、千變萬化,同樣,我也會視作為CELINE一個新開始。 xxx p.

Read More

The real Lil Miquela

我們活在一個充滿虛擬的世代,我問了十個女生,九個都會修圖。修圖可說是每個女生每天必做的事情。 「 不修圖真的不可以喔!有誰不想在instagram 上展示出自己完美的一面? 」 We are in a virtual world, what you see, what you hear, may not be real. There is 90% of instagram pictures have been photoshopped. Who doesn’t want to show the perfect side of ourselves?  今天要說的是一名19歲來自LA 的女生,她修圖技巧絕對是神級!一舉手一投觸都是模特兒氣質,搖身一變成為時尚新寵。連PRADA 都請她來拍攝新一季都宣傳片,您不能不認識的IT Girl – Lil Miquela! This is a story of a 19 year-old…

Read More

Hotel de Caraman, Givenchy Haute Couture FW18

巴黎2018秋冬高定(Haute Couture)時裝周剛完結,所有高定品牌出盡法寶向世界展示高定的極致手藝高端時裝。對小編來說,今年算是比較沈悶的一季,我把所有的榮耀都歸於Clare Waight Keller! 構念背後 早於高定時裝周前,Clare 開張名義把今季高定獻給今年離世的品牌創立人Hubert de Givenchy (享年91歲),並把今季系列命名為 – Caraman (巴黎喬治五世大街3號於19世紀建立的專屬於Givenchy的建築)。作為這家代表性的時裝屋第一位女性設計師,在Monsieur Givenchy 離世前Clare 曾拜訪過他,Clare 對於Monsieur Givenchy 一生的事蹟、設計深為感動,她更說道:大部分人或者最記得的是他為一代女星Audrey Hepbum 所造的代表性設計,而不了解他為世人為時裝帶來過的貢獻。 秀場氣派 今季選址在法國國家檔案博物館(Musée des Archives Nationales) 外庭園,極具歷史又代表性的地方,這不失為一個恰當的選擇。庭園簡結設計兩旁翠綠樹林園景,在庭園中央擺放鏡面T台。從鳥瞰的視角來看,模風仿佛走在雲端上。在一只白鴿從庭園中央滑翔而過,音樂緩緩奏起,模特從館內慢慢走出來,放著經典歌曲《moon river》,一切似是已登天國的Monsieur Givenchy 給我們的一份平靜與祝福。 高定本身 Clare 翻著Givenchy 歷史檔裡的每一頁,把舊日的經典重新搬上舞台。她將過去Givenchy 的高雅冷豔,講求衣裳線條的流暢昇華了,更多一分時代感。她有別於過去時裝屋三位前設計師John Galliano, Alexander McQueen 及Riccardo Tisci 的高端奢華神華感設計,Clare 把Monsieur Givenchy 的精神完全呈現!雅緻簡約流暢而不簡單,翻看Givenchy 的檔案,你會找到很多屬於Monsieur Givenchy 過去設計的元素,Clare 再加入非常多的刺繡、真銀而造的細節、羽毛及珠片打造出新一個Givenchy 年代。 金屬配飾是今季高定的一大亮點:金屬網兜頭飾、亮片耳墜、金屬腰帶、甚至是金屬裹胸,在細節上推敲,將傳統典雅氣質與硬朗感微妙結合。 羽毛是這場秀最耀眼之星,光澤感輕盈飄逸於風中,把每一條裙添加了生氣。漸變色彩加上華麗又充滿細節感的設計,使精雕細琢的高級手工交相輝映,是Givenchy 時裝屋每一位工藝師的心血結精! 創新世紀 談及Clare Waight…

Read More

Fashion: 《Interview》停刊與文化潮流的迷思

上月時裝/生活雜誌《Interview》(1969 – 2018)宣布破產及停刊,由Pop Art 重要先驅Andy Warhol 創立的雜誌正式走完了五十年的光輝歲月。一直被時裝界、傳媒稱為”The Crystal Ball of Pop” 的《Interview》,最初是由Andy Warhol 及英國記者John Wilcock 二人一手創辦,以藝術為主及本著去深入了解朋友的心態去營運雜誌,之所以名為《Interview》是因為每一期找來不同藝術家、明星或名人進行不修飾、最真情流露的訪談。 就以第一期的封面來說,絕對是前衛大膽!由四位當代藝術家專訪為主,封面為其中三位裸露的身體,簡單直接透視四位的心理。雖然單對單的訪談模式不算是什麼新鮮事,而對於定位為品味文化雜誌的《Interview》,Andy Warhol 加入了Q&A 模式是對於當年一般文學雜誌是開創了一種新潮流。而訪談內容更加是一些「家常便飯」的事情,例如是早餐吃了什麼?上次度假去哪?幾點去做YOGA 等等⋯⋯ 這正正是為何《Interview》被喻為當代潮流藝術經典的原因,藝術結合潮流文化,在60年代末掀起了窺探明星名媛私密生活的热潮。在Andy Warhol 时期的《Interview》亦作出重要尝试,量邀请衣品不错的纽约上东区家庭主妇、或者富商的女朋友们出镜,登上Interview的封面。 對於Andy Warhol 來說所有人都能上Interview,正正是付合他的名言:不久將來,每個人都可以在世上擁有十五分鐘的名氣。 ”In the future, everyone will be world-famous for 15 minutes” – Andy Warhol 《Interview》的雜誌定位就跟Andy Warhol 本人一樣,雖然普遍人都認為他是一位藝術家。但同時間,有很多專注研究藝術的人認為他只不過是帶動文化的人,並不是一位真正搞藝術的人。同樣地,這一本以文化生活高品味定位的雜誌,卻大肆報導裸露性感、明星日常等等「 踩界」話題,不禁令人會重新質疑雜誌的藝術性。 早期的封面都由藝術家Richard Bernstein 繪畫封面人物,更加深化了《Interview》在POP ART 的形象及藝術性。在他畫筆下的名人多不勝數包括Steve Wonder, Mick Jagger, Diane Lane, Aretha…

Read More

Fashion: Christian Dior Cruise 2019

Christian Dior 一直所提倡的是新女性主義,隨著年月過去直到今天Maria Grazia Chiuri 所提倡是獨立個性剛柔並濟的女性主義。來到2019 早春系列以墨西哥女騎士、亞馬遜女戰士和小說《精靈之屋(The House of the Spirits)》為靈感。一直以來馬術、女騎士都以男性為主,以女騎士的出現顛覆了傳統,Maria 以此為主題帶出男女平等、幗國不讓鬚眉的意念。 / 秀場焦點 先要說秀場選址,DIOR 選擇在巴黎近郊名為Chantilly 的城堡舉行。這地方曾是貴族舉辦高級馬術比賽的皇家馬廄,亦是全歐洲最大的馬廄,現已改建為馬匹博物館。DIOR 特意搭建出類似競技場的秀場,模特在墨西哥騎士騎著白馬開場後出場,女性堅毅的形象在此刻烘托得更高。不得不點提的是,在開秀前不久忽然下起大雨,模特兒在雨中出場把這季主題更顯清晰,亦忽然變得有點浪漫。 / 設計元素 點提的當然是經典馬術騎士造型,騎士長橡膠靴、馬術配戴帽子、修身馬褲。此外,Maria 亦借鑒了智利作家Isabel Allende 的小說《精靈之屋(The House of the Spirits)》去刻畫獨立女性形象,異國風情國案、繁復刺繡、蕾絲大蓬裙、套裝西裝、帥氣粗腰帶、墨西哥風刺繡草編帽,還有經典DIOR Saddle Bag 都穿插在整個系列中。女性主義設計中帶一點剛強的騎士原素,也不失一點異國風情,同時仍然看到經典DIOR NEW LOOK 的現代演繹。 / 全新美妝 這季早春系列另一重點就是全新系列美妝產品,如果您是美妝達人的話,大概您會發現DIOR 在Instagram 上發報了全新DIOR BACKSTAGE 系列照片。在形象總監Peter Philips 為DIOR 女性打造出完美自然剛強感裸妝。這一次DIOR 真的瘋了,感覺就是史無前例地一次過推出這麼龐大的美妝系列想要征服所有女性的心。從粉底液、眼影、光影、修容、眉妝到唇妝都一一照顧,不得不提的是DIOR 美妝系列真真正正地照顧到全球女性。比較熟悉DIOR 美妝的都知道她們比較傾向白人跟亞洲人膚色,這一次DIOR 一口氣推出40種粉底顏色,由白人到黑人終於都能選擇她們合適的粉底。對我來道是一個梃革命性的舉動,亦是一個被好多人忽略的課題。大部分奢侈品牌美妝品粉底顏色選擇都很少亦偏向白,DIOR 這一次舉動正正切合品牌提倡的女性主義,從白人到亞洲人甚至黑人都值得創造出自己的美! / 秀場名人 Dior 一如以往地雲集許多時尚人士,有演員Natalia Dyer,超模Arizona Muse,Alexa…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