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 Found

昨晚看了第二次的Lost in Translation,這一次好像看得輕鬆了一點,近來發現很多事情其實可以好簡單,不好的就由它不好,好的事就該好好珍惜一次。 曾經迷失過、絕望過,都已經成了過去,幸運地在最困難的一日子能遇上一個愛自己、我愛他的人。每一次的跌倒,都教會我需要更加勇敢地向前走。有時候,我也該誇獎自己,每一次都跌倒都能有一口氣爬起來,我想這是很多人都缺乏了的勇氣。雖然,事件還沒有完結,我還要每個月都需進出那令人不安的地方,但每一次我都能提醒自己要冷靜、平常心面對,這一點我也不得不去佩服自己。  “I just don’t know what I’m supposed to be” — movie: “Lost in Translation”, 2003 大概有一段時間,我不太清楚自己該做怎樣,甚至不清楚自己能有什麼可以做得到,好像是所有東西都失去了意義。說真,直到現在我都不太能夠跟自己說到底為何要一直努力。我明白了其實你再努力,到頭來結果還是沒有改變。我曾經都抱過希望、夢想,以前我會幻想一切會變得美好,一直努力的事情終有一天會有收穫。以前有過兩個所謂的fashion blog,一直希望能成一個成功blogger,但經過一連串的挫敗,我明白了不是你的就算是再努力都是沒法成功。我決意停止再發一些不切實際的夢,倒不如做一些你能做到的事吧? 於是,我開始打這個blog,我從來的不是那些滿腦子新思想、創意的人,而我只是一個喜歡去批評、折磨別人的一個賤人。 “Sometimes you have to be a bitch to get things done.” ― Madonna / I watched “Lost in Translation” for the second time last night. It seems to be more easy for me this time.…

Read More

Life: 處男

近來我發現身邊原來都有不少處男,而那種是精神上的處男,指是零拍拖經驗。 那天幾個男生圍在一起閒話家常。 「老老實實,你真的是處男?」我問朋友D。 他一臉尷尬又一邊說著:「傻啦,沒拍過拖而已」 「那你是前處還是後處?」 「只是未拍過拖而已!」他面都紅起來了…… 其實我真的很難相信一個廿多歲的人,竟然沒有戀愛的經驗,但很可能他已經跟很多人睡過也不定。他一直期待著一個完美的人,一直去尋找。對他來說,愛情是一件很虛無的事情,他口中一直說著想找一個能溝通,適合自己的人。此時,我跟另一位朋友腦裡忽然有一個問題: 何為適合自己? 這個朋友A對於愛情,對於「初戀」有著非常執著的態度,他對於一個適合自己的男人非常非常挑剔,你可以解作為寧缺勿濫。又有一位友人說:「其實你都沒有試過,不斷的去等,有時候你都根本不知道自己需要什麼!」他開始以過來人身份去說道,「有好多時候,當你遇一個很好的男生,你以為他就是你想要的,反而到頭來他根本就不是那個你想要的男生。人會不斷從過經驗裡改變,一天不去試,一天不去體驗,你根本不會看清自己想要的。」朋友A聽過所有說話之後,當然執著的他,還是堅持自己的堅持。 到底,戀愛是不是跟做愛一樣,是否需要不斷的嘗試才會進步,才會清楚自己最喜歡的姿勢?

Read More

Life: 要Gym 才能變美酒

一位男同志朋友說,不知道什麼時候人們都變成了肌肉控,迷戀小鮮肉。聚會中,一班男性朋友總會討論會到哪健身,怎去增強肌肉,怎去吸引異性甚至同性。 對於我這個天生跟「肥」一字拉不上任何關係的瘦子簡直是令我頭痛的話題。身邊朋友、同事時時提醒我多吃飯長多點肉,我會冷笑一下回應: 其實我吃很多,只是長不了肉。之後一些健身狂就會推出一堆健身方法,如果增長肌肉的方法給我,彷彿健康跟健身畫上了等號。  無可奈何,作為男同志(hehe)有些少肌肉是比較吃香,男人嘛,就是性先行。打開instagram 滿是一堆一堆「賣肉男」,並不是刻意去侵犯,只是我受夠了一些總喜歡在健身房每日花心機、時間去自拍。整個社會氣氛就是彌漫著一鼓「健身就是真男人」態度,對於我這些日夜沉迷於電影、音樂就會變成「很gay」、「很0 (同志間作女方用語)」。又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大多人認同就代表你同樣需要認同的觀念。或者你會把我分類為憤青,但作為一個受教育過,擁有獨立思考的新世代香港人,持有個人意見或態度不就是應該嗎?只不過我的觀點比較脫離主流吧?回歸正題,以上一堆純粹為個人看法,並非有意去打倒健身文法。  慢慢我感覺到自己越是偏離主流越是被排擠,無形間這一種潮流似是滿足了大多人對肉體感官幻想,以前我們總會對Calvin Klein, Dolce&Gabanna 廣告中的模特有無盡的幻想跟傾慕,時至今天,隨街都是活在廣告裡走出來的模特,幻想變為一種觸摸到的肉體,該說是文化的大進步還是幻想已經不再需要存在?  對,我從不是實幹型,只是一個宗於原始的人。 xxx p.

Read More